万源市:纪检人手记丨无声的父爱

时间:2020年06月21日 编辑:万源市纪委监委

当朋友圈开始刷屏

父亲节买什么礼物的时候

我才猛然发现自己

已半年多不曾和父亲通过视频

96年出生的我,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那个时候有太多的无奈,父母不得已要外出打工,每年就春节和他们见一次面。所以谈起父亲,刻板、固执、严苛、沉默寡言,这些词自动地从我脑海中蹦了出来。

父亲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牌,记忆里他的脸上总是愁容满面,不苟言笑,直至今日,我还记得小时候和他们一起生活的那两年。对于7岁的我来说,那时父亲的要求总是过于苛刻的,衣服要自己洗、头发要自己梳(我时常因为梳不好这一头多而长的头发,被自己气哭),要学着做饭,学习也不能落后。后来我才明白,他是在培养我独立自理的能力。

那个时候,我们住在岛内,而父亲工作的地方每天要骑两个小时自行车才到家。周末,他总是让我跟他一起去工作的地方,我坐在自行车后座,父亲在前面稳稳的推着,那高高的天空和长长的铁路,是回家路上最美的风景。偶尔看见铁路上的空矿泉水瓶,父亲总让我顺手捡起来带回去,他说积累多了就可以拿去卖了当零花钱。我固执的认为这是很丢面子的事,而他告诉我,要用钱就得学会自己赚钱,这样才会懂得来之不易,才更懂得勤俭节约。时间证明,父亲是对的,后来的我的确每一笔钱都花得小心翼翼,因为我看见过他辛苦赚钱的样子。

工作后,我的性格比以前开朗了许多,可是每次过年与父亲相对而坐,还是找不到什么话题。

“工作忙吗?”“还好。”“有没有遇到不顺心的事?”“没有。”或者叮嘱我:“成为了一名纪检干部,就更要堂堂正正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。”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。其实我特别想告诉父亲工作后遇到的人和事;特别想告诉他有时也会因为一些小事心情烦躁,可是见到父亲黑瘦的面孔和变多的皱纹,便把这些话又咽了回去。我觉得报喜不报忧,或许能让他内心有更多的慰藉吧。

年初我从厦门回老家,父亲送我去机场,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。到了机场,他又默默地从后备箱帮我把行李拿了出来,我转头望向父亲想说些什么,这才发现他的动作好像不似从前那么利索,行李箱在他手上也不像小时候推自行车那样稳了,不知什么时候头上也多了许多白发。我张了张嘴,最终只说了句:“爸,我走了,照顾好自己。”他头也没抬的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上了车。那一刻,泪水在眼里转了好久好久,我知道,父亲是真的老了......

我们总说,“父爱如山”,而此时此刻,我也真正明白这四个字的分量何其沉重,只是不曾想,这座永远为我遮风挡雨的“山”,终有一天也会老去。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成长为一棵大树,让父亲也能静下心来歇脚、纳凉。

辛苦了,我的父亲!愿时光一直善待您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