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清廉家风,创最美家庭丨老屋里的故事

时间:2020年10月15日 编辑:万源市纪委监委

老屋故事

万源市税务局  谢晓宇

回到老家,看着在细雨中伫立着的老房子,在杂草掩映中显得格外深远。看惯了城市的高楼大厦,猛地看见它,一种亲切感便油然而生。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,也是我长大的地方,更是我最思念的地方,因为老房子虽老,但他却承载着我们家的家风。  

在这间老屋中,已过世的爷爷一直教育我们要做到“斋庄中正”,当时还年幼的我,却连这四个字都还写不利索,更谈不上理解其中的含义了,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慢慢地也就理解了老一辈的良苦用心了。

家人合影

还记得,小时候在家里吃饭,年幼嘴馋的我总想不等开席就悄悄偷吃,爷爷便总是拿筷子敲我的手,训斥一句“没规矩,要等老人先动筷”,然后又宠溺的将我盯了良久的美食夹给我。这一点是习惯,也是家风。时至今日,每每吃饭,桌子上有长辈,我总是等他们先动筷子。

岁月无声,像一双温柔的手,在老屋的墙面上斑驳出时光的画卷,画中的爷爷便愈发的暮色昏沉,年老体衰的老人终究被病魔压弯了脊梁。在照顾爷爷病体的时间里,我同父亲与伯父一同清点了他的东西,衣柜里一尘不染的新衣与凳子上补丁层叠的旧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柜子里的是儿子们的孝心,凳子上的是老年人的念旧,从“米勺常响”走进“吃喝不愁”的老人,仍不忘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老话,各各年代的衣物在衣柜中整齐排列,活像一部别样的历史书。

急性子的伯父一把扯出了几件新棉服扔在床上,充满了对“老小”不听话的气愤,“明明新衣服都放旧了,有啥舍不得的嘛,还当个宝贝供起!”,说着又带出了几条棉裤,却露出了衣物下压着一口檀木箱子,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小心翼翼的捧了出来。古旧却独特的箱子我之前听父亲提起过,是爷爷由晋入川时老家的曾祖亲手制作,竟最后成了老人最后对故乡的念想。伴随着令人牙酸的“吱呀”,伯父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箱子,不大的箱子中一摞毛主席像章压着数册泛黄的工作笔记,旁边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卷粮票与一柄木头手枪,尘封的箱子保存着老年人的壮年与中年人的童年。尚还懵懂不知的我,看到了父亲与伯父眼角的闪烁,也看到了窗外爷爷手植的葡萄藤在春日暖阳下悄然吐绿。

如今“斋庄中正”的教诲从老屋走入了新家,传承流淌的家风既是和谐源远的原则,也是尊礼守纪的规矩,还是天伦永乐的关怀,更是经历换回的教训,这种无形的力量会潜移默化着一辈又一辈人,像极了安静的老屋,默默为数代人讲述着屋里的故事。